今天和Draco结婚了吗

德哈扛旗队员

/德哈/同生共死 一方死亡梗的甜文(写手精分试炼)

ooc!!ooc!!ooc!!
ooc属于我,其他属于罗姨。
崩了不许打我!
主cp德哈 其它cp在彩蛋



“Potter!”
Harry接过魔杖的瞬间,Voldemort的不可饶恕咒也接踵而至地落在Malfoy身上,绿光闪烁,像梦里出现无数次的那样,可这回伤疤的痛感却显得那么渺小了。失落感撕扯着Harry几乎要僵停的心脏,翻涌的疼痛像Dumbledore(邓布利多)与Grindelwald(格林德沃)对决时的滔天焚火,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也许是一场梦。梦醒了以后他会握住Malfoy伸出的手,大方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我们再也不是敌人了,Potter。”他读着Malfoy颤抖的唇语,Malfoy笑了。
他也笑了。
“是时候做个了结了,Voldemort。”他从未像现在一样平静,在接骨木魔杖与山楂木魔杖对指的时候,Harry忽然想起曾经与Malfoy的那场对决。
原来Malfoy一直是那么鲜活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现在他才愿意揭露自己小心翼翼隐藏多年的未知情感,他爱他,就像Ron对Hermione的爱一样。
“Scared,Potter?”他仿佛听见有人问。
Harry笑了,“You,wish.”
他知道,他所有的力量,都来源于爱。


该睡一觉了。


Malfoy的墓碑比其他墓碑都要高,“这还真是你的风格。”Harry低声说。他抚摸着照片上Malfoy的脸,勾勒着他的唇线。他不知道周围是否有人在看,但他也不在乎了,他轻轻吻上Malfoy的照片,温柔地。
“嘿Potter,亲照片多没趣,来这儿亲我。”Harry听到Malfoy的声音,那独一无二的气声Potter,该死的。
他知道是有人在搞鬼,但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心里不真实地隐藏着小小的期待。
那真的是Malfoy。
Harry毫不犹豫地给了自己一个清醒咒,是Malfoy。
“原形立现!滑稽滑稽!”依然是Malfoy。
他甚至就那么呆愣着,互相对视着,浪费着时间好来拆穿复方汤剂的愚蠢骗局。
没用的,那就是Malfoy。Harry疯狂跳动的心脏清楚地告诉他,那是Malfoy。
Harry哭了,在Malfoy死时隐忍的泪全部都奔涌而出。
“你....你他妈到底是人是鬼啊......”


“这种现象我在《最不可思议的魔法》里看见过,你等等我现在找找......在这,牵引咒。”Hermione用魔杖指了指桌面上的书,“完成条件...相爱的人,不畏惧死亡的勇气,以及魔杖专属的转移和一方的死亡...你们都满足啊?”
“不,我觉得彼此相爱这个条件他们两不满足。”Ron一边给Hermione捏肩一边说。
“不,我们彼此相爱着。”Malfoy插嘴。
“我可没说过!”
“得了吧Potter,你还亲我照片呢。”
Hermione瞪了一眼在旁边偷偷笑的Ron:“Harry,你必须知道,牵引咒只在你活着的时候奏效,在你死后会立刻解除关系,而Malfoy只会魂飞魄散,即使在平行世界你们也无法相遇。”
“我知道。”
“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他们从未靠的这么近,互相注视着彼此睡醒后迷糊的样子,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听着彼此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睫毛挠在自己脸上的痒意和无数无数个轻柔的吻。
一夜无梦,伤疤不再痛了。
Harry坐起身来,“还不起床?”
Malfoy躺在床上,“等你来亲我啊。”
Harry白了他一眼,正欲起身却被Malfoy压在床上亲的喘不过气。他们用舌头试探着对方,勾勒着对方的唇齿,将清晨的暧昧气息传到彼此的心里。
Harry环抱住Malfoy的脖子,迎身上前:“来吧,做点我们都想做的事情。”
“趁着我们还在一起。”


该醒了。


“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看到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Harry想起Dumbledore对他说过的话。
“我要死了。”他打开金色飞贼,那是他第一次抓住金色飞贼的画面,Malfoy看着自己,Malfoy笑的多好看啊,比他身旁的金色飞贼更能一百倍地吸引Harry的目光。
他合上金色飞贼,轻轻的用唇去触碰它。
他看见厄里斯魔镜里面的自己,身旁是Malfoy,他们彼此接吻,做爱,骑上飞天扫帚比赛,然后一同老去,始终握着彼此的手。
“我要死了。”他对着金色飞贼低语。


该死的秋天,水很冷。Harry的牙齿颤抖着。
他看见了湖里的倒影,有自己,还有一个男孩。
那个男孩有着浅蓝色的眼睛,还有着铂金色的头发。
“Draco,我们又相遇了。”Harry轻声说。
男孩也笑了,张开双手,Harry向他走去。
牵牛花瓣飘落在湖面,荡开一层层的涟漪。
湖面回归平静。


火车停了,Harry再一次来到这个酷似国王十字车站的地方。
蓝眼睛的男孩站在远处看着他,男孩身边还有很多人。
“Lily,他来了。”
“你离我的妻子远一点,否则我会立刻给你一个恶咒。”
“James,我敢说他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拜托!Sirius你让一让,我要看不见了!”
“Remus,亲爱的你冷静一点,我胳膊要被你捏碎了。”
“或许Tonks你需要一些柠檬雪宝?”
“Albus你这个卑鄙的伪君子居然还偷藏了柠檬雪宝!”
“你就是那个黑巫师Grindelwald?要不要尝尝我的太妃糖?”
“Fred少爷还有太妃糖吗?可以给Dobby一些吗?”


“Harry,快来我怀里。”
Malfoy张开双手,微笑地看着他。
Harry也笑了,用力地抱住了Malfoy,他们彼此亲吻着,把所有的话都藏进了唇齿之中。
“同生同死。”
“同生同死。”


-The End-
片尾小彩蛋:
Gellert戳了戳Albus:“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们?”
“你也半斤八两。”Albus笑了笑,“好了,还有谁想要柠檬雪宝?太妃手指饼或者黄油啤酒?”
“你居然还偷藏了那么多!我今晚一定会逼你吃下一整包比比多味豆!”

“看在你帮了我儿子的份上,我尖头叉子特批同意大鼻鹰加入我们。”
“月亮脸同意。”
“大脚板同意。”
“哼。”Snape神情冷漠,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他还是当年那个傻气高傲的劲,是吧?”
“别这样,James,你知道他不是这样的。”

“把你的伸缩偷听耳收起来!Fred!”
“别这样嘛Tonks!”Fred吐了吐舌头,“我得把这些托梦告诉George!他会高兴坏的!”

“尊敬的Grindelwald先生,您给尊敬的Dumbledore校长织完剩下的一只袜子后可以给Dobby也织一双吗,非常感谢。”
“我——不会——给这种——伪君子——织袜子的!”
“可是尊敬的校长的脚生冻疮了。”
“....给我点毛线。”

“Harry,我..”
“我爱你,Draco。”
“那正是我想说的。”

评论(22)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