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Draco结婚了吗

德哈扛旗队员

/德哈/Harry的三个愿望 短小垃圾文

ooc一点也没少
崩了不许打人
骂我要收钱
设定:Harry和老伏同归于尽,其余人员照常设定,Albus活着。
视角来自:Albus


我想我应该给我的办公室来个加密口令了,我这么想着,当Malfoy的魔杖尖快要碰到我的鼻子的时候。

我注意到他没有刮胡子,看样子已经有挺多天了。我轻松地耸耸肩看向他:“你没刮胡子,需要我帮你吗?”

Malfoy的脸消瘦了很多,生气时与他的父亲几乎没什么差别。他还是不说话,用魔杖逼近我的脸,一双眼睛怨恨地注视着我。是的,我可以说那一定是怨恨的眼光。看来我还得缓和一下气氛:“我最近刚发明的刮胡子咒语,很轻松,只需要四个字,胡子飞——”

Malfoy打断了我的话,我承认我在说笑话和缓和气氛方面毫无天赋。事实上我的胡子一根没少,甚至还长了一些。“我会立刻给你来一个恶咒。”Malfoy依然盯着我,他还是不大会隐藏自己的内心,他的手在抖,“为什么——回答我——到底是为什么?”

我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所以我没有很吃惊:“为什么让Harry牺牲?”我注意到他突然睁大了眼睛,“战争需要牺牲,孩子。那是Harry自己的意愿,他一直和我强调他已经长大了,所以我得尊重他的选择。”我眨眨眼看向他,“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这个问题的呢,你的死对头Harry终于死了,你不应该高兴吗。”

他的神情有些奇怪,别别扭扭地把魔杖抽回了一些。那双挂着黑眼圈的眼睛仍然盯着我:“我在遗憾没有亲手杀死他,但杀死你或许能弥补这点遗憾。”

我看向他的魔杖,笑着看向他:“你不会的。你的魔杖里有独角兽的羽毛,只有心灵纯洁善良的人才能拥有它。”

“我会的,我会立刻杀死你,这和魔杖没关系,等我杀死你之后去和Ollivander慢慢讨论去吧。”

“魔杖选择主人,Malfoy。”我观察到他小小地退后了一步,“你难道真的把Harry当做你的死对头吗?你真的想杀死他吗?”

他咽了咽口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但与你无关。”

他在后退。我看向他:“这是你们永远都不懂的最深奥的魔法,爱。”Malfoy的表情有些滑稽,像是不解和质疑,又好像松了一口气。“你们爱着彼此,我可以这么说。没什么好惊讶的,Harry比你早一步明白这种感情,老实说他还因此失眠了两周,后来做的梦里一半都是你。”我看到他有些惊讶的表情,连忙补上:“Severus告诉我的,你知道Harry的大脑封闭术不是很高明。”

“我想我不是很懂。”他摇摇头。

我知道他懂了,因为他坐了下来。

我拍拍手,给他拿了一杯冰镇柠檬汁:“Harry的第一个愿望实现了,老实说不算什么太难的差事。”我从眼镜上方看向他,那是我一管的动作,尽管在他眼里我可能是个十足的老神经病。

“什么愿望?”他拿着柠檬汁,但迟迟不喝。让空腹好几天的人喝冰的确实不大好,我又给了他一份蜂蜜蛋糕。

“让你放下杀我的想法。”我刚说完,他的右手就动了动,我无奈地耸耸肩:“好吧,我还是不适合开玩笑。Harry的第一个愿望是想要我帮你认清自己的内心。”

“没什么好认清的。”Malfoy小声地嘟囔着,我装作没听见。

“第二个愿望。”我打破沉默,看向明显憔悴了许多的Malfoy,掏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倒入了我的冥想盆里。我向Malfoy伸出手:“一起去Harry的记忆里看一看?”

他嫌弃地瞥我一眼:“浪费时间。”但是身体格外诚实地勉勉强强抓住了我的袖子。

第一个场景是霍格沃茨新生录取的时候,当时我在厨房偷偷拿滋滋糖吃,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看向Malfoy,他有些奇怪地看着记忆里的Harry和Malfoy。

Harry没有去握Malfoy的手,这事Minerva和我说过,看样子Malfoy也不能忘记这件事,我偷偷看着他有些发怔的神情。这时Minerva出现了,小巫师们重新聚了起来,抬头认真地注视着Minerva。Harry先是抬头,然后悄悄地把手往巫师袍上面胡乱地蹭了两下手里的汗,眼睛偷偷往Malfoy的方向看了几眼。

我想Malfoy也发现了,他笑了。他发现了我在看他,挑挑眉毛像是又要说出什么违心的话来。但是场景突然跳跃,画面就来到了禁林。两个小朋友提着灯走在幽紫色的林子里,Harry的神情好像有些激动,勉强看得清脸颊爬上的红晕。他少见地用调笑的语气说:“我猜你害怕了,Draco。”

“你猜错了。”小Malfoy瞥了一眼Harry,手却不由自主地抓紧了灯笼柄。

Malfoy单手扶额,长袍的袖子遮住脸,另一只手很随意地拍了拍我的手臂,用像在憋着什么的声音问我看记忆能不能重播。

画面跳转的很快,Harry确实是在挺仓促的情况下给我这些记忆的。下一个场景就是两人相遇在魁地奇场上,全然不顾金色飞贼地互相对视着,然后笑了。我身旁的Malfoy低声说了句:“真是愚蠢至极。”但是我发现他的脸红了,眼睛里闪着什么光。

场景突然开始旋转,最后被关进了金色飞贼内。Harry躺倒在地上,身旁不知道是谁的血已经快要干了。他手边的山楂木魔杖依然很完整,他把它保护的很好。Harry的睫毛颤了颤,有些吃力地拿起手里的金色飞贼,疲惫地,又好像很释然地举到嘴边,亲吻了它。然后Harry笑了。

我看向一旁沉默的Malfoy,指了指远处:“那个是你吗,大叫着要冲上来然后被Ron打了个昏睡咒的。”

他没说话。

好吧,我确实不是个搞气氛的料。

场景又回到了我脏乱的校长室,Malfoy手里还握着那杯柠檬汁,蛋糕也一口都没动过。我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只Harry交代我一定不能忘的纸鹤,递给了Malfoy。

他的手抖好像从来没有治好过,仍然颤抖着手花了挺长一段时间来打开纸鹤。里面躺着一句话。

“我想你不会伤心,这回互猜心思应该还是我赢,Draco。”

Malfoy像是吸了吸鼻涕,鼻音特别重地笑了起来:“你又猜错了,Potter。”但这好像不是游戏结束后胜利者该有的笑容。

“这回你犯规了,你个死疤头。”

Malfoy的声音突然变小,尽管他因为他的骄傲而隐藏的很好,但我还是发现他哭了。Malfoy骨头的轮廓格外明显,我没想到他还能瘦到这种地步。这样一看他的衣服也格外的松散凌乱,着实不大像那个曾经一丝不乱地昂着头炫耀自己所谓纯巫师血统的男孩。

他突然低声问我:“他还有什么别的愿望吗?”

“有的,最后一个,但是需要你的配合。”我点点头,“全凭你个人意愿,你愿意帮他实现最后一个愿望吗。”

他抬头,但是没有看向我:“愿意。”

“哪怕死?”

他看向了我,眼睛稍微闪着水光。

“哪怕死。”

我拿起桌上放着的魔杖,指着Malfoy。他闭上了双眼,表情却特别从容。我轻轻地呼了一口气,然后低声念道:

“一忘皆空。”




-The End-
这篇好像看起来都是Harry对Malfoy的单相思。但是我埋了很多小细节,从Malfoy瘦了不吃东西黑眼圈不剃胡子衣服都不想打理等等可以看的出来Harry的死对Malfoy的打击非常大。
看记忆的时候Malfoy是想哭的,但是他是个过度自尊的人,所以他还是选择隐藏自己的情感。
其实他是爱Harry的,但是他有他的骄傲。
Harry和Malfoy都在偷偷猜测着对方的想法,最终谁也没有赢。
世间最深奥的魔法是爱。



评论(62)

热度(140)